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已是暮春——原创版

我热爱生活,珍爱生命,因而我所有的日子充实而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是什么由上帝决定,我们将成为什么由我们自己决定。 珍惜生命,珍爱生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走遍家乡木垒(8)——一掠而过  

2013-07-02 20:58:43|  分类: 家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石头乡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但对于生在县城,长在县城的我来说,是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那年七月,有幸随一辆去七角井探矿的车,从县城出发东去。那是我第一次沿着木巴公路前行。沿途的景致,除了远处的群山起伏,就是眼前一望无际的戈壁,时而可看见啃着地皮的羊群。车子下了一个坡,忽然看见坡下有一滩沼泽!嫩绿的小草煞是可爱。上了坡,又是干皮乱毛的戈壁。

     但接着我的眼前一亮: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土台子,大约有三四米高的样子。隐隐觉得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烽火台。我赶紧打开车窗,想要细看一番。但车子疾驰而行,那土台子在眼前一晃而过,就消失在车子的后面!

“那是烽火台,”去探矿的那位先生说,“是用土夯起来的。”

我的眼前一下子浮现出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那荒荒油云,寥寥长风,壮阔雄浑,苍凉悲壮的情景。于是问到:“烽火台的历史很久远了,怎么到现在还能保留下来?”

他说:“我曾在烽火台近处观察过,它是用一层土,一层草这样夯起来的,比较结实。加上干旱,少了雨水的冲刷,所以保留了下来吧。我当初见到它的时候,比现在高多了,烽火台下还有陶片什么的,估计当初它旁边是有住户的。”

通过交谈,我知道了这位去探矿的先生,原先在大石头公社工作过七年。

他开始讲述那时的生活。

“一到冬天,就要冬宰。宰马,宰羊,宰骆驼。把肉全部晾在屋里的晾杆上,一屋子都是肉。那肉要吃一个冬天呢!”

“哎呀,膻死了!”一想到那么多的肉,我好像已经闻到了羊膻气。

“膻啥。大石头的羊肉品质是最好的。你没听说过么:‘吃的是中草药,喝的是矿泉水,尿的是太太口服液,拉的是六味地黄丸’。这说的就是大石头的羊。肥肥的羊尾巴油,煮熟了,吸溜一下子吃到嘴里,那味道真是美极了!”

哎呀呀,这才是名符其实的满嘴流油啊!

“大石头公社后来该做大石头乡了。还修了大石头牧民新村,牧民们不再过游牧生活了。不过,大石头牧民新村已经不在原先的地方了。”

车子继续前进,路两边开始有山了。山坡上偶尔还能看到破山石垒成的羊圈,也有破落的土坯房。

奇怪的是,车子转了几个弯后,看到山顶上也有破山石垒成的矮墙。

“那是以前盛世才打尕司令马仲英时修的战壕。尕司令的双枪队很有名,那些土匪每人都有两杆枪——烟枪和火枪。打仗前不吃饭都成,但不能不抽烟。以前有个老头子对我说:兵败了,他和同乡逃命。跑着跑着,同乡的烟瘾犯了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,实在走不动了,问他有没有‘口粮’。他说‘有有有’,赶紧在地上找了几个干羊粪蛋蛋,给了同乡。同乡赶紧架好烟枪,做了一会儿活神仙,又开始逃命了。”

“嘿嘿嘿嘿。”我忍不住笑了。

当他开始介绍什么羊肠子沟,尕顺沟,大郎萨沟,高泉大阪的时候,我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。

探矿无功而返。回来时,到了大石头牧民新村。他想看望看望他以前的一个老熟人。打听了几个村民,知道老熟人在蘑菇大棚里。我们进去看了看。刚刚探出头的小小的双孢菇,像是满天的星星,又像是莽原上的羊群······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