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已是暮春——原创版

我热爱生活,珍爱生命,因而我所有的日子充实而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是什么由上帝决定,我们将成为什么由我们自己决定。 珍惜生命,珍爱生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走遍家乡木垒(6)——白杨河一日游  

2013-06-24 21:19:11|  分类: 家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从木垒县城,沿木巴公路东去,有三个乡场:白杨河乡,博斯塘牧场,大石头乡。和西边几个乡镇以发展农业生产为主不同,这三个乡场主要发展畜牧业。有一年端午节,姐姐说白杨河乡的山坡上长满了野生椒蒿,提议大家一起去挖。妈妈说:“好好好,你们挖来了,大家一起包椒蒿饺子吃。”于是欣然驱车前往。

木巴公路平坦宽畅,我们兴高采烈的超过了一辆辆集装箱式的大货车,直向白杨河乡进发。照壁山渐渐跑到车子后面了。又过了几个岔路口,车子开进了一条向南的公路。石子路虽不甚宽阔,倒也平坦,沿着公路左拐右拐的,上了一处小山坡。呀,眼前居然波光粼粼的,出现了一个大水库!!!东边水面上,有几只彩色的水鸟在浮动。

“看!看!鸳鸯!”我大声说。

“哈哈哈哈,这儿哪来的鸳鸯?你也已经配过对了,还想配双啊。那是野鸭子。”姐姐笑我。

啊?野鸭子?野鸭子也会长得这么好看么?

不知是为了印证姐姐的话,还是为了展示自己的魅力,那水鸟儿竟扑啦啦的飞了起来,飞到更远的地方了。

野鸭子也会飞么?

或许会的。据说野鸭子是大雁的近亲,岂有不会飞之理!

我们站在水库前,追随着野鸭子飞去的方向看。那儿有一座山。山的影子倒映在水面上,随着水波一波一波的荡悠,既清闲,又自在,又有些隐隐的落寞。好像是一个贪玩的孩子忘了回家,宁愿独自游荡。四周静悄悄的,听不到一丝风声。

我们站了一会儿,弟弟说:“走吧。”

于是车子继续向南,过了一个小小的护林站,就进入山区了。

除了几处土夯石垒的破落的羊圈外,几乎没有人工的痕迹了。山沟口有一棵粗壮高大的河白杨。或许这就是白杨河之所以得名的缘由么?山坡上棱角分明的破山石,恰似刀切斧劈般整齐。我拣了几块,觉得用它做镇纸还不错。

满山墨绿一丛丛,俗名穿地柏。

弟弟说:“用它熏马肉,味道好极了。”

姐姐赶紧去折。

“小心噢,长虫可是会躲在下面的。”又是弟弟说。

哎呀,长虫!蛇!snake!多瘆得慌!

总之那天,上了山,爬了坡,竟连一个椒蒿的屁屁也没摸着。悻悻的下了山。

为讨妈妈欢心,我们几个在水库边上拾了许多的浮柴,把车子的后备箱都装满了。过了人庄子,到了大路上。

啊?那儿居然有一条干涸的石头河。大大小小的鹅卵石,满河都是。很奇怪我们上山时居然没发现!当时可能太过兴奋了。姐姐又提议去拣石头。

“说不定还能拣块奇石呢!你姐夫他舅舅骑个自行车,在路边还捡了一个‘弥勒佛’呢!”姐姐说。

我嘿嘿的笑了:“那是造化!天赶地凑,奇石就碰到了他的眼皮上。哪可能人人都那么幸运呢。”

话虽这么说,心中却也蠢蠢欲动起来,觉得自己未尝不是幸运儿。听这个人捡个“人祖”,那个人捡个“神鞭”的,自己捡个小摆设,应该也没问题吧。

“世上仅此一件,今生与你结缘”。满河的青石头,白石头,那件是和我有缘的呢?

或许咱本来肉眼凡胎,奇石根本就不会电光石火般的映入眼帘吧。最终还是空手而返。

“太阳照在阳澄湖上,芦花放,稻谷香······”姐姐在用江苏话唱着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,惹得我们几个都笑了。

落日熔金。一点不错的。那金黄金黄的太阳,一点儿不刺眼,毫无遮拦的一点点坠落。当它完全隐入西方的地平线上,西边天空霎时飞起了羞涩的红霞。像轻纱般的笼在了咩咩叫着的归圈的一群群羊儿身上。几个骑着摩托车的哈萨克小伙子在给羊儿们保驾护航。而我,却情愿看到骑着马儿的牧羊人,挥动长长的牧羊鞭;情愿看到虎虎凶凶的哈萨克牧羊犬,忠实的跟在羊群的后面······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