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已是暮春——原创版

我热爱生活,珍爱生命,因而我所有的日子充实而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是什么由上帝决定,我们将成为什么由我们自己决定。 珍惜生命,珍爱生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走遍家乡之五——人在旅途  

2011-08-04 20:51:27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高中毕业那年,因为落榜,接受一名同学的邀请,去英格堡乡中学代课,教英语。那时,英格堡乡不通班车,到乡下的班车直通往东城和西吉尔。去报到那天,天气阴沉沉的,我带着行李坐车到西吉尔时,已经下起了雨。走进一家理发店,打听去英格堡乡的路。满头卷卷的女理发师告诉我:“一直往西去,有一个油库,油库向南有一条路,一直走,就只有这一条路。”

我冒着细密的雨往西走,路两旁的庄稼已经收割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麦茬。路上连一个行人也没有,一辆车也没有。石子路慢慢浸透了。到了油库往南走,是一个黄土坡,坡下一大截的黄土路,泥泞不堪。路西,赫然是一座座的土坟,在雨中更显得诡异,四周寂静的只能听见雨的刷刷声。我顾不得害怕,深一脚浅一脚,快速往前赶。好在上了黄土坡后,又是一段石子路,不甚泥泞了。坑坑洼洼的路面上积着一汪一汪的雨水。

路西的榆树渐渐多了起来,那些榆树粗壮婆娑,榆树下开始有人庄子了。而路东时不时出现一堆堆的白石灰,想必那就是石灰窑了。

后来转了一个弯,忽然听到手扶拖拉机的哒哒声。我一下子欣喜若狂,站在路边向后看,呀,运气真是不错,真是一辆手扶拖拉机,带着一个拖斗,拖斗上坐着几个穿雨衣的人,开机子的也穿着胶皮雨衣。

拖拉机快到近前时,我招着手,想搭车。那拖拉机也开得快起来了。到我跟前时,不想他猛然加速,飞起的泥巴和水花溅到了我的脸上身上,然后,我听到一阵野蛮的狂笑。

我于是继续步行。

雨依旧下个不停,我全身除了背行李的背部是干爽的之外,其余全湿透了。

又拐了几个弯,听到狗叫声。还好,那狗是拴在石灰窑边的。我很想歇歇,又担心一歇息就走不动了,还是慢腾腾的走吧。

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又听到一辆汽车驶来的声音,但我却不敢回头。

不想那车到我前方停下了,是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。我刚要经过它时,车窗玻璃推开了,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穿军装的男人,他用浓重的河南腔问我去哪里,要不要搭车,我当时感动得要流眼泪了。

他们是县武装部的,到英格堡乡人武部去。

“你呢,去那里干什么?”河南腔问我。

“我去英格堡乡中学,代课。”

“噢,要当老师了,好,好。”河南腔说,“我们其实是拉点土豆回去,人武部说已经准备好了。顺便到这里过过雨天,也还是不错的。”

过雨天?雨天不也和平常的日子一样过么?我这天若果不是去报到,也该在家里看看书,睡睡觉了。

后来,我知道什么是过雨天了——大家摊钱凑份子,买酒买肉,在单位吃喝。学校也如此,因为乡村沟深坡大,一到下雨天,学生就不去上学了。老师要上班,于是习惯成自然,上班过雨天。

一次,过雨天时,校长端着酒碗说:“欢迎新来的老师们,代课教师也是教师嘛。只是我在这里提醒大家:胡吃胡喝,可不能胡说。胡说可是会影响自己的前程的。听到了就好,没听到等于我没说。来,干!”

后来我知道校长为什么这样说了。因为在文革后期,这里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:闲暇时间,老师们常在一起聊天,口无遮拦,或谈论时政,或议论某人,或发表对大领导的看法,或传播小领导的风流韵事等,没想到有口无心的话被同事当中的一个有心人记了下来。有一次开会时,这位有心人拿出了他的变天帐,逐条公布某年某月某日,某些人在一起,说了什么什么话,竹筒倒豆子,全部说了出来,以至于很多人受到牵连,有人丢了工作,有人被带到革委会挨批斗,有人甚至精神错乱,成了疯子。而这位有心人却成了蝙蝠,既不是鸟的朋友,也不是兽的朋友了。

那一年,我十七岁。

 

;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