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已是暮春——原创版

我热爱生活,珍爱生命,因而我所有的日子充实而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们是什么由上帝决定,我们将成为什么由我们自己决定。 珍惜生命,珍爱生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爸爸的三弦   

2008-11-13 00:30:39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爸爸没有什么别的爱好,就喜欢弹三弦。
三弦应该是属于秦地的乐器,据说秦始皇在位时就已经开始流行了。声音很有穿透力,但无论弹什么曲调,听起来都是十分的苍凉,它的音色绝对不象江南丝竹那般的缠绵,而像是狂风吹在西北的大戈壁,吹着石子遍野的打滚。也难怪三弦又叫“鼓鼓”了,听三弦很难觉得是音乐的享受,却像是听一种古老的传说。比如当初学《诗经?无衣》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!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!”时,我一下就能联想到三弦的咚咚声。
印象中,爸爸老早以前就有一把三弦,三弦的琴杆是用白杨木制作的,琴鼓上蒙着羊皮面,很粗糙的样子,不象是一件乐器,惟一精致的地方是琴鼓边上那些亮闪闪的铜钉。他出车回来后,就抱起它弹奏,《王哥放羊》《沙枣花儿开》什么的,很多时候,爸爸只是弹奏,很少唱,也很少留意我们。
后来,三弦的羊皮面张开了嘴,发不出声音了。家里经济条件不怎么好,不能够再买这样一件奢侈品了。爸爸的脾气也见长,整天黑着脸,动不动就拿妈妈出气,拿我们出气。那时侯,我们情愿爸爸出车,出车,不要回来才好。
可是,妈妈不这样想,每到爸爸出车的日子,妈妈就专门给他蒸白面馒头,全部让他带上,而我们只有眼馋的份儿,因为我们一直吃玉米面发糕。在这种时候,爸爸也会掰些白面馒头给我们吃。像个慈祥的父亲。
爸爸出车回来后,对妈妈来说好象是过节一样开心。记得有一次,妈妈蒸好了包子,特意留下几个给爸爸,放在蒸锅里。哥哥嘴巴馋,乘妈妈不注意的时候,一会儿偷偷吃一个,一会儿偷偷又吃一个,等到爸爸要吃时,蒸锅里什么也没有了。让妈妈审出来,一顿劈头盖脸的打。唉,可怜的哥哥,那时他才只有五岁呀。我们都认为妈妈是在讨好爸爸,不疼爱我们了。于是姊妹几个很是自卑。这种心理障碍一直持续到我们长大成人。可是爸爸对妈妈也不怎么好,妈妈常说他是大男子作风。这更加重了我们心理的阴影成分。
转眼我们长大了。一个个离开了家。
记得我上大学的第二年,春节将至,忽然收到了家里的电报。说我能不能回家过年。我因为路途遥远,又没有多余的钱,没有打算回家。又过了一段日子,弟弟写信来,说过春节的时候,家里冷冷清清的,姐姐没回家,哥哥没回家,我也没回家,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陪父母过年。大年三十,爸爸喝醉酒痛哭。很惨的。弟弟怪我们没有孝心。
我想,爸爸要是有三弦,也许就会忘了我们了。也许是很自私的想法。
后来,我们一个个成了家,跟家里的关系也淡漠了。逢年过节的,来父母家凑凑热闹,平常的日子,各过各的小日子。
有一次回家,忽然又听到了三弦的咚咚声。还有金属的清脆劲儿,原来爸爸买了新的三弦。哇,够气派,是用“黑质而白章”的蟒皮蒙的鼓面。琴杆据说是紫檀木的。那声音听起来,不知要比先前那件洪亮多少倍。
现在,爸爸早已退休了,有事没事就弹三弦,妈妈嫌吵的慌,爸爸居然提议让妈妈唱,他来伴奏,于是院子里传出了《王哥放羊》的旋律与歌声——
……
二月里来龙抬头,王哥拉的是小妹妹的手。
你给你的王哥说实话,王哥给你买手帕。
三月里来三月三,针线茶饭懒得贪。
一天在墙头上日南几遍,不见王哥哪边。
十月里来冷寒天,王哥趿的是烂鞋片。
尕妹妹一见把心酸,两股子眼泪流不干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